簡體|繁體|English2019年11月25日????星期一 我要投稿

首頁 > 印象宣威 > 人文宣威 > 文學藝術

【宣威人文】 寧明功作品集《心靈清韻》出版發行

來源:宣威市委宣傳部     2019-04-28 09:08:24     閱讀次數:

4月25日,宣威本土作家寧明功作品集《心靈清韻》正式出版發行,該書收編了寧明功多年來的優秀作品,包括散文、詩詞等。市委常委、市委宣傳部長浦麗參加首發儀式。

DSC_6086.JPG

DSC_6112.JPG

浦麗在首發座談會上說,《心靈清韻》一書的出版發行,為宣威文化事業作出了積極貢獻。近年來,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宣威文化事業發展取得了可喜成績,文化精品頻出,其中宣威大型花燈劇《千里送鵝毛》曾獲全國話劇舞美設計“金獅獎”,兩次獲得全國舞美學會學會獎、國際小劇場話劇節最佳舞美設計獎、“四個一批”人才稱號等表彰,幸福宣威宣講團獲中宣部表彰,被中宣部評為基層理論宣講先進集體。《心靈清韻》的發行,又為文藝工作者作出了榜樣,希望大家學習寧老先生熱愛文化事業、孜孜不倦的精神,堅守文藝樂土、熱心創作,多出精品,講好宣威故事,繁榮地方文化。秦玲玉  陸大宗

先生原本是詩人

——《頑石齋清韻》序

李學彥

作為宣威著名的書法家、詩人寧明功先生,盡管年逾八旬,忘年之交讓我對他有了很深的了解。先生曾言:退休以后,我才走入正途!其本意是對自己從政多年的自嘲,當然這并非自我否定數十年為官之旅。依先生意,學問之路,方是他畢生志趣之所求。

事實如是,從我與先生十數年的相處,直覺告訴我:先生原本是詩人!

有這樣的故事:明功先生十歲時,便以文采拔萃,以至于常讓老師以為其剽竊,時任學董(舊時學校負責人)想親自考察,便以桌上一盞小銅燈為題,命其現場作詩,先生看了看燈,略一思忖,便出口成詩:“重重疊疊小銅巖,巖內江水注滿懷。一條白龍伸出頸,口中吐出寶珠來。”

從此,“寧明功”這個名字,自然從宣威那個叫做西澤的山村漸次響亮起來。直至高中,先生皆品學兼優,文采超然,加之一手漂亮的板書,先生成為宣一中有名的學霸。或可道天妒英才,一次籃球賽時,先生不幸摔傷右手致殘。

以后,先生成為宣一中高中畢業直接教高中學生的老師。再后,先生以頑強毅力左手習書,功超常人,終成左書一家,其詩書并舉閃耀之珠聯璧合之輝,從此成為宣邑大地響徹四方之美名。歷史不可假設,假如,先生不花費改寫左書之巨大肘力,那么,除了詩文,其書法水平呢?實未可量也!

中國乃古老的詩歌國度,中華民族歷朝歷代仁人志士,表達內心和理想的訴求,便是以詩言志。宣威文化早始于秦,隨著時光流轉,社會進步,文化漸次興盛,況西澤之鄉,鐘靈毓秀,自然孕育了如明功先生優秀之眾賢。

先生向以人品、官品和才華著稱于宣。讀其詩作,其高潔人品躍然紙上:“不怕孤寂不厭貧,秋來花開勝黃金。深宅大院她不去,愿伴東籬作芳魂……”《詠菊》,其實,先生詠菊之精神,是在表達自己內中氣節。詩詞作為獨特的文化形式,體量有限,要求不費一墨,字字珠璣,本來就是難事,先生卻駕輕就熟,引經據典,小小戲臺亦大顯身手,體現了不凡的功力。然,先生寄情于物之美篇多矣,尤具代表性的,恐數《古梅頌》更有魅力:“稀世梅,今猶在,隆冬臘月獨自開,歷經滄桑終無語,素萼清香報春來。壽幾許,何時栽,魏晉隋唐皆妄猜,忘卻高齡有自信,甘灑綠蔭見襟懷。”筆者看來,這完全就是先生精神人品之寫照。

總覽《頑石齋清韻》一書,名篇佳句不勝枚舉,或抒懷,或敘事,或寫景,讀者自覺追隨先生筆觸,徜徉其間,惟予贊嘆。

當下有不少寫作者,白文寫得行云流水,一沾“文氣”,則顯學養功底之薄淺。先生本來天資就好,幼學瓊林,殷深涵養,年少時就能文亦白,文采風流,數十年的磨墨濡毫,人書俱老,詩文早已妙筆生花。

其不少作品,在傳遞哲理教化的同時,常出經典名句:“纖纖小手扶籬笆,悄無聲息往上爬。牽牛本應地上走,偏攀高枝吹喇叭。”《牽牛花》,隨處可見的小花,到了詩人眼里,寫意蘊著哲理,令人莞爾之余,激起會意的聯想。耄耋老人,尚有如此童心之樂,著實讓人感佩。

先生盛年時,亦如普天下有骨氣的文人一樣,胸懷“達則兼濟天下,窮則獨善其身”的抱負。數十年后,從權力的平臺走下,無官一身輕給了他染翰操觚的無際空間,他內心澎湃的詩情終成狂濤涌起,寫出“扯朵白云揩揩汗”《采茶》的妙句;在寫《戈平秋色》中,“風搖霜林景色新,紅橙黃綠拌未勻……”,開言就把詩眼點出:“拌未勻”,以擬人的手法來描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寥寥幾字,道盡天地時序之變,舉重若輕;“緬桂入硯香歸字”《沉醉東風·夕照》;“山下清溪魚可數,巖頭濃蔭接霄漢”《蝶戀花·三臺洞》。點睛之筆,信手拈來,毫無造作。天光水色里,大好河山中,其每到一處,都孕育了壯懷神游的美篇。

無論詩文,字宜精而不宜泛,意宜厚而不宜薄。先生作句,清風朗月,不晦不澀,直指要旨,不故弄玄虛,不嘩眾取寵,體現了本真的詩性思維和創作能力。

先生寫律絕,填詞,寫現代詩,亦擅聯,他在宣邑境內風景名勝、紀念場館所撰之聯,數不勝數。筆者早在認識先生之前,便欣賞過他的不少作品,譬如先生撰寫的賓覺寺聯“佛在心頭勿忘家中有活佛;人來世上應學鄰里行善人”;“佛在心頭何須千里去南海;行于法外休望百年到西天”等,教化人心如春雨潤物。而他為故鄉三臺洞撰寫的“五岳聚首天生靈洞涵瑞氣;四流同道地匯群英鑄人文”,則道盡西澤山水地理人文,讓人過目不忘,令游子勾起故鄉思念。

整個詩集,充盈著先生孝行、正氣、善良、勵志和嘉勉的正能量。文如詩人,字如詩人,這也是先生精神的縮影。文化之造化,既有先天之緣,也有后天努力之功,而品德的顯現,以德潤身的魅力,則表現了先生一生的努力和追求,因此讀先生詩文,就是讀他澄澈之內心。

素聞先生在宣威政壇的歷史上留下很多精彩的華章,數十年的從政生涯,他身上卻沒有些許的政客之氣,反而在退休后如一面文化的旗幟隨風浩蕩,大放異彩。先生嘉聲,亦吸引了無數同道,共同匯入宣威文化的洪流,這是文化之魅力,也是先生之魅力。

無論為官,抑或作文,先生早就享譽桑梓,但他卻青竹虛懷,飽穗垂首。據我所知,宣威西山雙塔建成,先生可謂是勞苦功高,但他在《念奴嬌·雙塔》一詞中,功舉于人,半字未落己身。這種品德,比起那些自我粉飾的政客、文人,其格乃天壤之別!

多少年來,先生汗牛充棟,其大量時間浸淫在讀書、創作的海洋里,早有著作傳頌。現他又將近年創作和過去遺漏的詩作集腋成裘,可喜可賀!先生囑余寫序,實在為難。晚輩后學,淺陋拙筆,居然置于先生篇章之首,誠惶誠恐。余才疏學淺,下筆千言難取先生學養百之一二也。來自《云南經濟日報》

審核:尹富敏

相關評論

主管:宣威市人民政府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主辦:宣威市人民政府辦公室
聯系電話:0874-7162766 運維:宣威市政府信息公開管理服務中心   
滇公網安備 53038102530400號   備案:滇ICP備 07000623號
網站地圖     網站標識碼:5303810073    技術支持:云南方寸科技

公車平臺

官方微博

12388網絡舉報

福建31选7开奖结果